新闻聚焦

首页 > 人社动态 > 媒体聚焦 > 内容

全国扫黑办谈河南李含富案:依仗家族势力为害一方 被判有期徒刑25年

文章来源:人民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5/25 16:31:03    阅读次数:5081     

人民网北京5月19日电 19日上午,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4起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的办理情况。发布会现场,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甘荣坤介绍了李含富案情况。

2019年12月29日,河南省济源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被告人李含富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39名组织成员分别被依法判处刑罚。这一欺压群众、长期把持基层政权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被依法惩处。

甘荣坤介绍,1995年至2018年,李含富任鹤壁市山城区鹿楼乡小庄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在长达23年时间里,依仗家族势力,为害一方。

一是,长期欺压群众。多次敲诈勒索、打骂威逼当地村民,共作案45起,致15人不同程度受伤,被群众称为“南霸天”、“皇上”。

二是,侵蚀基层政权。违规将16名组织成员或亲属发展为中共党员,其中5名组织成员在村“两委”任职。

三是,攫取巨额财富。李含富以村基层组织及家族企业为依托,通过强揽工程、欺行霸市、高利放贷、侵占集体利益等多种方式,涉案资产估值达5.51亿元。

据报道,小庄社区(原小庄村)位于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长风中路,地处老城区繁华地段,是一个典型的“城中村”。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村庄,却因原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李含富涉黑涉恶案件而“闻名遐迩”。从1995年起,李含富担任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他本应该当好“领头雁”,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然而,恰恰相反,任职以来,李含富仗着家族人员众多,长期把持基层政权,逐渐形成了家族式“村霸”黑恶团伙,整整盘踞23年。

欺行霸市 强取豪夺

1999年隔壁村一村民因上厕所与李含富的父亲发生口角,李含富通过村内大喇叭喊来四五十个手持棍棒的人,把这名村民的家砸烂,打掉其五颗牙,这名村民常年躲在外地不敢回家。

正是在这种不良家风下,李含富家族几乎所有成年亲属都参与到涉黑犯罪团伙的违法犯罪活动中……

“李含富强揽工程盖了一栋质量不合格的楼,却以未支付工程款为由霸占整个工厂。”提起之前的事,向阳生老泪纵横。今年72岁的向阳生是鹤壁市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一名老工程师,上世纪80年代初他创办了鹤壁市敏感仪器厂,为扩大生产,1997年,他向相关单位申请在敏感仪器厂建设一栋两层综合生产楼。

“李含富指使他人逼着写厂子转让协议,不写就打。我跪在地上给他们磕头求饶,李含富的打手说饶你不死可以,今天起你这个厂就是我们的,我写个协议你照抄,我咋写你咋写,动一个字打断你的腿。”向阳生介绍,那栋生产楼被李含富占用期间还要替他们交水电费。

相对于向阳生,鹤壁市淇滨区包工头贾广日就没有那么“幸运”了。2001年,李含富的天泰建材城投资建设,贾广日承揽了建材城一千多万元的施工项目,市场建成后,却被拖欠了680多万元工程款。贾广日因索要被拖欠的工程款上访被李含富怀恨在心,一天晚上,贾广日被人捅了一刀扔到玉米地里,对方说,“让你死个明白,俺拿了李含富的钱了。”接着,六个人按住他,用刀砍下了他左手四根手指头,贾广日晕死过去,醒来后他趴在路边给家人打电话,捡回一条命。

此外,李含富涉黑团伙还对小庄社区周边企事业单位采取阻工、扰工等方式强揽工程;非法强占集体土地建设建材市场、家具城、门面房收取租金大肆敛财;强行向多家小庄社区市场夜市摊主收取保护费。

“办公室抽屉里放着四五十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据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这些证书都是抓捕时搜查到的,初步判断为该犯罪团伙占有的土地情况,不少是非法所得,强占村里或他人的,村里可利用的土地几乎被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全部占用。

拉拢人心 操控政权

李含富明面上是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私下里,他却是建筑、建材、化工、家具、农副产品、科技等多家公司法定代表人或实际控制人。

1995年以来,该涉黑犯罪团伙采取暴力手段打压其他选举竞选者,强收选票,违规发展家属亲信入党,长期把持小庄社区基层政权,侵占集体资产。10名主要涉案人员除了李含富外,还包括李含富的二弟、三弟,李含富的儿子和侄子,其中李含富的二弟李含贵是小庄社区企业党支部书记,原李含富的司机是小庄社区第三党支部书记。他通过家族控制的社区集体企业党支部,将多名亲属违规发展成党员,然后再将这些人的组织关系转到社区党支部,为其长期把持基层政权提供便利。

为笼络人心以便长期控制小庄社区基层组织,2012年,李含富主持召开会议决定为小庄社区妇女干部、小组长、小组会计、村民代表等不符合低保条件的人员办理低保,作为额外“奖金”,骗取国家低保资金共80余万元。

此外,李含富还盯上了国家拆迁补偿、危房改造这块“肥肉”。1995年至2018年,小庄社区收到辖区鹤煤集团六矿塌陷补偿款4400余万元,李含富家族及其涉黑犯罪团伙成员获取塌陷补偿款共计400余万元,占已付总补偿款的将近16%,远高于其所占小庄社区人口2%的比例。李含富等人截留小庄社区部分受采煤沉陷影响群众的房屋维修费,优先“补偿”涉黑犯罪团伙成员,将国家的优惠政策与基层困难群众隔离开来。山城区民政局等相关部门由于群众观念和群众意识不强,对低保等民生资金审批流于形式,使低保等惠民政策被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截留在了“最后一公里”。

结网靠伞 权力寻租

“打,打死他我负责,他家的地种不出人头,打死一个少一个。”“告,公检法随便告,保证告不赢。”……

这是李含富经常说的两句话,气焰嚣张之极。其底气足正是因为一些干部充当了以李含富为首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对其团伙罪行予以庇护、纵容,助长了其长期为恶作乱的嚣张气焰。

时任鹿楼乡党委书记游国庆等人执行基层组织换届制度不严格,致使小庄村党支部连续三次未换届,时间跨度长达十几年。游国庆甚至将帮助李含富家族企业发展,作为自身工作政绩写入年度总结。2003年5月份,游国庆为李含富建设建材市场提供帮助,以购房为名“借”李含富30万元,至今未还。

2018年4月小庄社区“两委”换届前夕,时任长风中路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宝玉明知李含富之子李学峰不符合条件,仍违规将户口、党组织关系均不在小庄社区的李学峰作为小庄社区党委书记候选人;2016年,李含富因信访稳定工作失职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在影响期内,仍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欺压本村和周边群众,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出现受案不立、立案不查、从轻处理等情况,给黑恶势力成长留下了空间。李学峰等人与他人发生纠纷并打架,时任山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希宽处理该案件时,对李学峰只是简单批评了事,甚至还认李学峰为“干儿子”。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的多起案件,刘希宽均出面干涉或找人说情。基层公安机关责任的欠缺,致使多名受害人被打后不敢住院、不敢报警,有的甚至被迫远走他乡。

坚决打掉涉黑“保护伞”,才能真正根除黑恶势力。鹤壁市坚持深挖黑恶势力滋生根源,铲除黑恶势力生存根基,严惩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违法犯罪,除恶务尽,切实维护群众利益,进一步净化基层政治生态,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不断向纵深发展,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基层延伸。目前,游国庆、刘希宽等8名为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充当“保护伞”的公职人员,4人被判刑、4人受到留党察看、撤销党内职务等处分。

以案促改 浴火重生

“如今社区变化太大了,群众的心情舒畅多了。”小庄社区65岁的老党员李文州表示,2018年12月和今年3月,社区支委会、居委会和监委会进行了集中换届,新一届“两委”班子上任后干了不少顺民心、合民意的事。原来由李含富的两个弟弟承包的社区集体资产——天深家具大世界和天祥建材市场,案发后及时收归集体管理,年承包费由40万元提高到170万元,仅此一项每年就给社区增加集体收入130万元。

选举产生新一届“两委”班子,为小庄社区建设提供坚强组织保证,这是鹤壁市委、市纪委监委做好以案促改“后半篇文章”的一个缩影。

“盯住案件涉及的人和事,在刨根问底分析发案原因、举一反三深入整改上下功夫,把以案促改延伸到涉案当事人曾经工作过的单位。”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郭凯英说,针对案件暴露出来的问题,鹤壁以“找差距、补短板、建机制”为抓手,组织相关县区和单位开展全方位、多层次、高质量专项以案促改。

“对于‘护黑不护民’,利令智昏、为虎傅翼,甚至祸害群众的一概深挖彻查,毫不手软。”鹤壁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冯芳喜表示,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处于“深挖根治”的关键阶段,要站稳群众立场,立足纪检监察机关职责定位,以雷霆手段摧毁黑恶势力“保护伞”“关系网”,净化不良政治生态,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基层延伸。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运行维护: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信息中心

联系方式:0871-12333

滇ICP备10002878号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568号   网站标识码:5300000003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引用